翅膀_以后叫肥鸡翅好了

萌新小透明,求拥抱(ฅ>ω<*ฅ)

内蒙古(๑•̀ㅂ•́)و✧
养成随手拍好习惯的一组图~
有希拉穆仁草原,有呼市的啊哈哈~

内蒙古(๑•̀ㅂ•́)و✧
在希拉穆仁草原上住了一宿,看到了毕生难忘的美景,心旷神怡。疯狂的扫全景,只希望能抓住这些转瞬即逝的美。
如果我不说,你看得出一边是耀眼的晚霞,一边是细腻的彩虹吗。😊

20180622 假装自己做了预知梦

这次做了个梦,总体来说都还挺正常的……嗯唔

我和一群小姐姐们去一家餐馆吃饭,特别清晰的记得是拉脱维亚的餐馆(大概最近旅游攻略刷的太勤快了),我们特意过去吃的非常非常有名的龙虾馄饨……还需要提前预约才能吃到的。

吃饭的时候,我们大概五六个人一桌,旁边一桌也是五六个人在聚会,其中一个人说也要点龙虾馄饨,服务员小姐姐说没有,那个人就老不高兴了,骂骂咧咧的。

然后服务员小哥哥把我们的龙虾馄饨端上来,艾玛巨大一盆,龙虾还在里面游呢!噗啦啦的……

刚才那个人就一把把我们的馄饨抢过去,服务员小哥哥想要帮我们把馄饨抢回来,那个人就对小哥哥一顿猛操作!打的服务员小哥哥一头血!馄饨也撒了一地没法儿吃了。

这个时候我用超流利毫无任何口音的英语一顿怼,那个人要来揍我,结果被他们同桌的另一个人拦下来了。他俩也还争执了一下。

我的馄饨没要回来,阻拦的那个人过来说我们这单他付钱,表示歉意。然后我定睛一看,发现是我抖森!!

我说不用他付钱,我们合个影就可以了,然后我就乐醒了哈哈哈哈哈哈哈的那种。


然后你信吗,心心念念必有回应,今天刷微博,ACE西雅图漫展,大家和抖森合影的照片刷屏了。

卧槽,有点恐怖,但又很开心啊

20180330 居然是一个连环梦啊!key:杨戬

最近一直很累很累,每次都是到家倒头就睡,第二天早起洗漱出门的那种状态,忙到很久都没做过梦了,大概。

直到前一阵子,是3月初,一周内做了一连串奇怪的梦。

简单来说,第一天,梦里的我应该是一个什么神仙一类的人物,长发及腰衣袂飘飘的那种,感觉这样的神仙都是bug级别的强。具体的一些细节记不住了,只记得我跟一个带着黑色大狗子的神仙一起打架,狗子各种神助攻。画面就是咻咻咻!嗵——!咣当——!哦哦哦哦!啊啊啊啊啊啊!的那种漫威大片的打斗场面。

没两天又做了梦,还是在云端上打架,跟那哥们儿和大黑狗子。虽然我有伤,但是眼看着我就要赢了,那位神仙突然双手在额前比心,咔叽一下脑门冒出了个眼珠子,这时候我才意识到……妈耶!我居然在跟杨戬干架!?第一次完全没意识到啊哈哈哈~我俩依然是打得不分上下,画面依然是漫威风和世界末日既视感。

又过了两天,突然我和脑门上眼睛极其显眼的杨戬,哮天犬一起在人间溜达,应该是庙会一类的地方,好吃的好玩的很多很多,还时不时放个烟花,非常热闹。然后我肚子咕噜了,杨戬抓着我胳膊就进了一家馄饨店,要了两碗三鲜大虾仁馄饨(这个我记得最清楚哈哈哈),杨戬就闷头吃不言声,我就吃吃吃然后喂哮天,吃饱了之后发现我没带钱,杨戬也摸了摸兜……

↑然后就卡这儿了啊啊啊啊啊啊闹铃响了啊啊啊啊啊啊!!!现在已经4月份了,这个梦让我惦记了仨礼拜了!!我们吃的是不是霸王餐?我给没给杨戬钱?杨戬会不会又梦里跟我继续干架?

无解啊喂ヽ(*。>Д<)o゜

敦煌 鸣沙山月牙泉

悄咪咪暗搓搓的抓住绿色。
左嗡嗡右嗡嗡的饱了蚊子。

止蓝2

(二)恨水

连绵不绝的细雨已经半月有余,今日亦是如此,中午稍停了约有一炷香的时间,就又下了起来。西窗前的卧榻上,顾延蓝靠在身着玄色长衣的恨水怀里,凉风顺着撑开的窗缝吹了进来,两人半束的发丝轻轻飘动。

恨水一手环着顾延蓝一手握书,低声诵读着,顾延蓝闭眼静静听着,不言不语。不知恨水读到了什么内容,顾延蓝忽然轻笑了一声,恨水停了下来,问道:“笑什么?”

“我们打个赌,看看道善会不会和你这书里说的书生一样,被那山中的小妖怪迷惑了去?”顾延蓝抬眼看着恨水,微微挑眉。

“那个小牛鼻子?”恨水将书合起放在一旁,单手托着下巴看向窗外,无意间瞥见火红的一片裙角,“就他那个蠢脑子,哪个能看上他?谁愿意费力不讨好去迷惑他?哼,还不如个乞丐!”

顾延蓝听了笑意更盛,他坐起来伸了个懒腰,还未说话,恨水就已经将倒好温热茶水的品茗杯递在他嘴边。顾延蓝自然地接过杯子抿了一口,“去看看他,一大清早就说出去捉妖,这天都快黑了也不见个踪影。”

恨水皱紧了眉头,“你很关心他。”

“我关心他什么时候能把欠我的钱补上。”

“借口!我活了千年,单是护你也有十余年了,我还看不懂你的心思吗?”恨水满脸不悦,语气不友好但却拼命忍着不跟顾延蓝发作,似乎是动了怒的模样。

顾延蓝俯身过去替恨水理了理衣领,一边不紧不慢地回道:“活这么大岁数也改不了你这臭脾气?”整理好了衣领,顾延蓝轻轻卷起了恨水的发梢,“照顾道善是受人所托,想反悔也来不及了,等下个月的训妖师选拔结束,不就完了。”

恨水和顾延蓝还在为到底去不去找道善努力说服对方,而此时此刻的道善却在这片皇城里背着一位老奶奶,把她送回家。

道善的确是一早出发前往灵龙峰捉妖,但他找了一天,别说什么妖魔鬼怪的毛了,在山里就连个活着的动物都没见着,眼见天色暗了下来,道善打算认栽。他从山上下来,却在半山腰的泉水边见到了一个钓鱼的老奶奶,鱼篓里装了有四五条小臂长短的鱼,几乎装满了鱼篓。

“这位,呃……老人家……”道善心里犯了嘀咕,上山的时候怎么没注意到这里还有一汪如此碧绿的泉水。

老奶奶回过头,露出的竟然是鱼头,道善猛地一惊,又快速抽出袖中的黄符,大喝一声将黄符贴在了鱼头上!从鱼嘴里发出尖锐的叫声,刺得道善耳朵剧痛无比,道善本能的捂住了耳朵,而鱼妖也趁此机会噗通一下扎进泉水里,道善本想去追,却发现了跌坐在一旁的老奶奶。

老奶奶迷迷糊糊地说道:“我的好孙孙,你来救奶奶了?”

道善还没有反应过来,老奶奶起身想跑过去抱住他,可还没跑起来她就脚底打滑,她就结结实实的摔倒在了道善的面前。

道善急忙上前把她扶了起来,“老人家……在下不是您的好……呃,您的孙儿。”

老奶奶颤巍巍地站着,眯起眼睛盯着道善,上下、左右、前后的都仔仔细细地瞧了半天,“嗯……你还真不是我的好孙孙,我的好孙孙可比你帅气。”

道善心想这小鱼妖施障眼法这么破也就算了,怎么还这么不会说话啊!转念一想,算了,毕竟号称自己出来捉妖,也不能空手而归是不是?今天遇上小道爷我算你倒霉,刚才要不是我反应快就……哼,正好抓你回去,给他们瞧瞧小道爷的本事!

“老人家,您看这天要黑了,山路更是不好走,不如在下送您回家吧。”

老奶奶捂着腿夸张地哎哟哎哟叫了起来,说自己摔倒了腿疼,走不动,叫道善自己先走不用管她。

道善脸上笑嘻嘻的,心里却打起了算盘,离了这片泉水我看你拿什么跟小道爷我斗?“老人家,山路湿滑,如不嫌弃,不如在下背您吧?”

不容老奶奶拒绝,道善就背着她,带着鱼篓走下山去。不多时,道善已经背着那位老奶奶回到了城里,老奶奶说她家住城东的庙边上,道善就背着她朝城东走。到了城东却不见有什么庙,道善只好问,老奶奶就指路,一会儿往左走,一会儿往右走,走来走去竟然绕到了一个偏僻幽暗的小胡同里。

“碎雨胡同?老人家您真的住这里吗?”道善已经累得直不起腰,甚至半步也不想走了。

“你往里走走,第五户就是我家了。”

越往胡同里走,道善心里就越发毛,他能清晰的感到寒意一点一点顺着脖子往下渗,道善开始担心在这黑黢黢的胡同里突然窜出来个什么妖怪,自己又背着个鱼妖,到时候腹背受敌,真怕会措手不及。

道善停在了她家的门前,慢慢放下了背上的老奶奶,刚想回头客套几句盼着鱼妖能早点显出原形,却忽然感到一股强劲的力量拽着他的衣领,直接把他拽倒在地,看清扑在自己身上的是那个脸上长满鳞片的鱼妖,道善慌忙从袖中抽出一张黄符,而鱼妖反应更快,一口水吐在黄符上,黄符霎时被冲破!

“糟了!”道善急忙去他摸腰上的匕首。

“莫要怪我!”鱼妖一张嘴吐出满口浓烈的腥臭,这股气让准备再次反击的道善不慎吸了进去,呛得道善几乎窒息,他憋得脸发青,即便猛地咳嗽也于事无补。

趁道善干呕的功夫,鱼妖死死抓住了他的双手,按在地上低声念了一句,任由道善怎么挣扎,他的双手都无法挪动分毫。想到自己这次估计是死定了,他的眼泪就夺眶而出,“师父,救我……”

鱼妖双手从道善的胸前融了进去,紧紧挤压着道善的肺,道善立即无法呼吸,他张大了嘴希望能吸进更多的气,可只能听到从喉咙里发出的干瘪而微弱的声音,那声音像极了僵尸。

“我要你的心包血,祭慰被你惊扰渡劫的前辈。”鱼妖说着更加重了力道,“看你们谁还敢擅闯我族圣地!”

不远处立着两人,个子稍高的人一身玄衣几乎融进了夜里,旁边的人撑着伞,不错目地看着鱼妖怎么袭击道善。见道善就要翻白眼了,撑伞的人微微叹了口气,不忍心的转了一下头,玄衣人倏然出现在鱼妖和道善的面前,不见他有任何动作,鱼妖一下飞了出去,重重地撞破了大门,摔进院子里。

失去压迫的道善急切的吸着空气,一边咳一边干呕,能捡回他这条小命,不管是谁道善真恨不得千恩万谢。这一刻道善多希望来救他的人是他师父和师兄们,哪怕是被师兄骂个狗血淋头,被师父回去罚禁闭他都认了!可当他抬起头才发现眼前站着的既不是他师父也不是师兄,而是恨水和顾延蓝,顾延蓝正示意恨水去处理刚才的鱼妖。

恨水迈进院子里,顾延蓝才搀扶起了还站不稳的道善,笑着说:“今日的除妖之行,你可赔本了。”

道善脸色发青,捂着胸口喘着大气,他刚想反驳就听到鱼妖厉声呵斥:“你我都是妖,为何要赶尽杀绝!”

恨水冷哼一声,折断了一根树枝,树枝朝鱼妖快速飞去。鱼妖早有预感却也躲闪不及,树枝扎穿了她的左肩。恨水眼里添了几分怒气,更多的树枝出现在他的手里。

鱼妖捂着汩汩流血的伤口,拼命大喊:“前辈在圣地渡劫,正是虚弱,他偏偏进来不分青红皂白就贴了张符!我取他心包血助前辈渡劫修炼,何错之有!”

“咸鱼的废话怎么这么多?”恨水抬手准备下最后的杀手。

“等等。”喊住了恨水,顾延蓝扶着道善慢慢走近,他问鱼妖:“谁告诉你取心包血还有这种功效的?”

“几天前,一位不知名的前辈告诉我的。”

听了鱼妖的回答,顾延蓝垂了一下眼帘,他问道:“道善,你说怎么办?”

没想到顾延蓝会问自己,道善愣了一下,说道:“我师父说过,害人之心不可有,她们自己修炼却要杀人取血,所以她该杀。但……听她这么说应该是被骗了,所以不如封住她,叫她悔过。”

顾延蓝忍不住的失望,“你是否急于捉妖,不辨好坏?你可知这一路,你都是在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。我们出现的再晚一些,你或许就真没命了,你想过吗?”

“我……”道善听顾延蓝这么一说,虽然气愤,但他无法反驳。

“恨水,带他们两个先回去,我去里边跟他们的长老喝口茶。”顾延蓝转过身,向里院走去。

鱼妖一脸惊恐,“喂,你别过去啊,长老是不会放过你的!”

顾延蓝转身,笑着对被恨水扛在肩上的鱼妖说:“你不如先担心一下你自己,想想你喜欢洗酱油澡还是葱姜水澡。”鱼妖吓得立刻晕了过去。

等恨水三人消失在顾延蓝的视线里,他脸上的笑容慢慢凝固了起来。几步就到了里院内,放眼望去是大片的池塘,池塘的另一边则是端坐一起的三位长老。

顾延蓝不愿蹚水过去,就一甩衣摆坐在池塘边的座椅上,一双黑眸深不见底,透着刺骨的冰冷。他高高在上的冷漠让对面的长老们不禁捏了把汗。顾延蓝不说话,为首的淼余长老也不开口,其他两位长老也更不敢多言,彼此就这样安静的对峙了许久。

忽然,毫无征兆的劈下一个惊雷,仿佛就在他们头顶炸开。顾延蓝决定不再久留,从怀中摸出一块弯月形的牌子,牌子上刻着一个篆书的阴字。

“这是……你是镇阴史?”绿衣长老盯着牌子,心里骤然一紧。

余淼长老不卑不亢,抖了抖白衣问道:“真是老眼昏花了,竟没认出来顾大人。”

“不敢当,毕竟在下是魂月司里……最没本事的。”

“少拿魂月司来吓唬我们!”红衣长老拍桌子,大喊:“那老子还是万妖王的手下呢!”

眨眼间顾延蓝已甩出无数银针,银针飞跃水面,在距离红衣长老仅有分毫的地方停了下来。红衣长老不敢说话,也不敢动,豆大的汗珠顺着额头往下流。顾延蓝对白衣长老说道:“您家的小鱼儿我就先带回去,和那小道士一同教训。在止蓝渡劫总比在深山野林里强。淼余长老,在下告辞。”

余淼长老也不做挽留,拱手道谢后,便化作一尾纯白锦鲤跃入池中。顾延蓝收回了银针,“你等不犯过,便可行止由心。但对那些动歪心思的修者,魂月司有的是办法。”说完他头也不回地离开了。

而止蓝的后院大鱼缸里,多了一条担惊受怕的小鲤鱼,寂枫饶有兴趣地摸着小鲤鱼的头。他笑眯眯的听着道善被恨水骂的狗血淋头,嘲笑道善毫无还嘴之力。

大家都在等着顾延蓝回来。